主页 > 地方资讯 >
互联网人才竞争新趋势:重质又重效人才时代回归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17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26969资料网站,今年,多家互联网企业提前到 7、8 月就已在高校进行秋招,招聘排位赛你追我赶,竞争激烈。 拉票式 招人的同时,互联网企业双管齐下,重金内部培养,挽留人才。

  显而易见,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和技术红利难再现,行业内卷加剧,而新的创新方向遍寻不见。

  本文将探寻互联网公司当前对人才高度饥渴的深层次原因,紧跟互联网发展新趋势,展现行业流行动态,勾勒互联网行业发展全景图。

  冯小刚电影《手机》里曾有过一句经典台词:21 世纪最缺的是什么 ? 人才 ! 这部拍摄于 2003 年的电影揭示了一个事实,人才在现代社会越来越受重视,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,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渐趋成熟的当下,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经转化为了人才之间的竞争。

  互联网大厂之间的人才招聘序幕已经开启,腾讯百度、阿里、字节跳动等多家互联网巨头广开门路,银钱开道,以重金招贤纳士,2021 年堪称是 史上最大规模校招年 。

  面向 2022 年应届毕业生,腾讯开放了 7000 余份 offer,较去年 offer 数量增加四成以上 ; 字节跳动和百度均提供超 8000 份 offer; 京东宣布开放 150 种岗位 ; 阿里计划开放 113 种岗位等等。

  不过,offer 名额的增加并非意味着企业岗位整体需求的增加,更多的是由社招转为校招。

  以大家熟知的阿里巴巴为例,往年,阿里偏爱社招。据了解,每年有 3000 多名应届毕业生应聘阿里,但阿里巴巴集团 CEO 马云表示, 跟人事部门打了招呼,每年只招两百多人,不允许招太多的人 。

  今年的阿里一如反常,明显偏好应届生。一位阿里中层表示, 这跟业务有关,早期阿里做 B2B 起家,基本上都是 ToB 的业务为主。现在阿里新业务越来越多,阿里想招揽更多的年轻用户,也需要年轻人冲到一线。

  腾讯今年为校招生提供 74 类岗位,包括技术、产品、设计、市场及职能类,所属企业发展事业群、互动娱乐事业群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等多个职能部门。

  字节跳动向校招生开放研发、产品、运营、游戏策划等 8 大类岗位。其中,研发类岗位需求超 4000 个,产品类岗位需求是去年的两倍。

  阿里今年首次向应届生开放 45 种技术性岗位,包括量子计算科学家等尖端技术类。

  在 OfferShow 应届生薪资查询平台上发现,以研发这一个岗位为例,相比 2020 年本科校招,2021 年的本科校招薪资中,字节跳动月薪平均涨 4k 至薪资 24K*15,百度月薪微涨 1k 至 18K*16。

  尽管今年互联网大厂校招的薪资水平普遍抬高,不过与社招相比,企业校招的性价比也更高,开放招聘名额以及岗位类别的变化,都体现着校招更能为企业长远发展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今年上半年,小米首次大规模地进行校园招聘,一次招聘了 5000 人。在集中培训动员会上,雷军称,这是小米集团开启大规模、系统性培养纯血小米人的元年,也将是小米发展和治理继续走向成熟的关键里程碑。

  雷军表示,希望未来十年,新入职员工中将出现独当一面的业务总经理、研发主管,和各个关键岗位的主心骨,甚至可能出现 30 岁的集团高管。

  对比其他行业,互联网行业存在两大特点:待遇高,跳槽率也高。丰厚的薪资水平似乎并未能挽留 打工人 ,互联网企业普遍呈现员工流动性较强的特征。

  天下网商关于TMT 行业员工司龄的数据调查显示,国内企业员工跳槽频率平均不超过 5 年,而互联网行业员工的平均司龄不足 3 年 ;2019 年,国内平均企业员工主动离职率为 7.1%,而互联网行业同期员工主动离职率最高,为 13.3%,接均值的两倍。

  为了留住人才,互联网公司不遗余力做好员工保障:取消大小周、股票期权奖励、租房补贴、年终奖等等,更有甚者一掷千金。

  今年 7 月 14 日,腾讯根据股份奖励计划向不少于 3300 位奖励人士授予合共 240.32 万股奖励股份。按当日收盘价556.50 港元计算,市值约为 13.37 亿港元,人均将分得价值 40.53 万港元的股份,约合 34 万元人民币。

  2021 年 7 月初,小米集团宣布向集团 3904 名员工,总计授予 7023 万股的股票。该项奖励售出日的股份收盘价为 26.2 港元,股票合计价值为 18.4 亿港元,平均每人为 47 万港元,奖励将分五年解锁。7 月 5 日,小米再发公告,赠予每位金山同学 600 股股票,总计约 480 万股。

  这种直接采取利润分享的模式,有助于提高员工忠诚度,同时也助力吸纳更多人才。

  京东此前发布涨薪通知,宣布自今年 7 月 1 日开始,用两年时间,将员工平均年薪由 14 薪逐步涨至 16 薪。

  统计显示,自 2018 年以来,4 年间,互联网行业平均薪资涨幅高达 22%,增速跑赢通胀。

  可以说,国内几家互联网巨头主动或被动地参与了行业改革,正引领着行业的变革新方向,互联网产业发展即将变天。

  对于企业来说,高薪,福利都是互联网大厂们体现出重视人才的足够诚意。对于新员工或应届毕业生来说,能够进入理想的企业意味着职场起点较高,薪水也较为丰厚满意,但这同样意味着要面临更大的竞争和工作压力。

  人力资源貌似供需两旺,但从企业层面来看,其背后的逻辑是,行业内卷程度正不断加深。

  ( 1 ) 从行业背景来看,互联网进入存量时代,渗透率和普及率目前均处于高位。据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的数据,截止今年上半年,我国网民数量 10.11 亿,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达到 71.6%。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预计到 2025 年,我国互联网用户数或超过 11 亿,渗透率将高达 78.5%。

  ( 2 ) 僧多肉少,行业赛道上仍然有大量竞争者在涌入。要知道,过去很多年,中国互联网产业几乎全是在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模仿,这就导致互联网出现壁垒低,产品和服务模式的同质化严重一系列问题,后进生源源不断涌入,致使行业步入红海竞争,几乎滑向了零和博弈的怪圈。

  而要把握互联网行业未来,就需要不断修炼内功,重金招纳优秀人才,增强技术水平,网络技术的竞争正日益白热化。

  ( 3 ) 从个人追求来看,在物资不匮乏的时代,当代人更追求精神财富。他们要高薪、要期权,要生活享受有质量,但不想要 996,也想摆脱 内卷 ; 他们跳槽的频率愈发频繁,也不再有上一辈人追求稳定,一份工作吃到老的想法。而一旦供方减少,供需关系平衡被打破,需求方即企业只能通过高溢价酬薪,提高福利待遇来招揽新人,补充新鲜血液。

  在理解到 争夺人才 以及 硬核科技 的重要性后,互联网大厂动作频频,试图多个维度实现突围,进行反内卷,互联网行业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。

  据了解,今年以来,通行于互联网公司的 大小周 被陆续取消,涉及的企业包括字节跳动、快手、BOSS 直聘、腾讯光子工作室等。同时,加班文化不可持续,996 亦不复存在。

  取消 大小周 和 996 既是遵守国内劳动法律法规的表现,也是企业自主打破藩篱,突破行业内卷的新尝试。

  根据大厂们的说法,是希望员工能以最舒服的姿态投入工作。换句话说,这些大厂知道通过延长工作时间的额外产出非常有限,提质增效,提高个人产出才是上策。

  不过,在取消 996 的同时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,质疑取消加班等同于变相降薪,如字节跳动有三分之一的员工反对取消 大小周 ,反映出对加班费 真香 的态度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大厂需要的是优秀并且可靠的人才,于企业而言,这始终属于稀缺的战略资源。

 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,高端人才更在意的是 尊重和自我价值 等高层次需求。有鉴于此,大厂们为留住人才,纷纷为自己的员工 谋福利 ,取消加班。

  其次,如今的互联网竞争告别了拼人数,拼加班的阶段,已经进入重质、重效的人才竞争新时代。

  以美团为例,今年开启了 BetterU 校招生三年成长计划。该计划通过入职集训融入,基本功练习,导师辅导,学习平台的应用等,帮助校招生逐步成长为自学能力强、基本功扎实、具有较大发展潜力的专业骨干人才。

  美团内部人士同时表示, 过去大部分企业都没有进入领导力驱动和创新驱动阶段,也没有真正的搞好基本功,导致我们招了很多人,来了之后长时间不能适应,胜任率也不高 。

  归根结底,人才的培养体现了大厂们对技术创新的迫切需求。互联网巨头之所以能够成为众多互联网大厂中的领头羊,与其对技术的不断研发与升级密不可分。而技术创新在反内卷过程中起着越来越关键性的作用。

  阿里巴巴、百度在互联网新技术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方面投入力度非常大 ; 字节跳动凭借着个性化推荐算法独领风骚 ; 腾讯则投资了很多拥有不凡技术储备的企业。

  除此之外,业务型巨头包括京东、美团等也加大在技术方面的投入,走在技术前沿。京东早于 2016 年成立了 X 事业部,专注智慧物流相关技术的研发,如今,构建起了以无人仓、无人机和无人车为三大支柱的智慧物流体系 ; 美团的重点依旧是做好创新,提高运营效率,降低配送成本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互联网巨头们带着积累下来的资金红利和技术红利,不断投资新布局,或进一步导致行业内 马太效应 的加剧,一方面,对高端技术人才的吸引力越来越强,待遇、成长空间方面比中小企业有明显优势 ; 另一方面,互联网巨头资金充沛,可以承受技术创新所带来的高昂成本。种种迹象表明,留给互联网中小企业的发展机遇正逐渐减少。

  在这个人口红利、下沉市场红利、时长红利陆续消失的时代,不仅是传统行业面临挑战,互联网企业也步入平稳迭代的周期,如若止步不前,同样会被时代大浪淘沙,被历史遗弃。

  要想突破行业内卷的怪圈,互联网企业必须走创新之路,推出高附加值的产品与服务。但产业需升级,人才一直稀缺,对于一个企业来说,如何引进人才并留住人才,让员工获得满足感才是当前最大的问题。

  显然,大厂们正是认识到这一点,如此才集体陷入人才焦虑。不过,这也意味着人才时代再度回归,优秀的人才会更受尊敬和重视。三星和台积电(TSMC)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占领先进IC技术